香港文匯網浙江頻道

地方頻道

你的位置: 首頁 >> 聚焦浙江 >> 詳細內容

南京軍區杭州療養院心理專家在麗水展開救援

收藏 發給朋友 發佈者:zjedit
瀏覽1880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5年11月17日 15:12

香港文匯網訊( 記者 高施倩 通訊員 柯文才 麗水報道)211132250分許,浙江麗水市蓮都區雅溪鎮裡東村發生山體滑坡,山體塌方量30多萬立方米,27戶被埋,38人失聯。次日852分,南京軍區杭州療養院奉命抽組心理支援專家組奔赴災區展開救援。截止1116日,該心理支援專家組已累計為120餘名災區群眾開展心理輔導,為22名直接接觸遺體救援人員開展心理疏導,為地方政府培訓10名心理骨幹,發放心理調適宣傳手冊50餘份,並為11名災區兒童群體實現早期心理干預。

14930分,軍區首個專業心理救援隊伍完成人員和裝備集結,從杭州緊急馳援災區。高速行進的軍車裡,心理專家組組長、療養院醫務部主任鐘貴陵與心理專家們擠在狹窄的客車走道,研究完善相關行動方案和特情預案。

“災區恐慌情緒如何緩減?對遇難者親屬採取哪種心理干預方法?怎樣開展‘全群體’心理疏導……”一路上,專家們結束豐富的心理治療經驗進行預相預測,做足實踐性理論準備。

當經過數小時的長途機動,部隊進入事發現場時,一些現實問題卻迫使專家組的對具體行動進行不斷調整。在與軍地救援聯合指揮部對接任務時,他們決定在遇難者家屬和災民最集中的李氏宗祠災民安置點設立綜合心理援助站,開設心理諮詢台、心理訪談室和心理設備診治室。然而,由於災區群眾對心理工作認識不足,導致鮮有遇難者親屬主動到二樓訪談室接受心理療治。

“患者不主動就醫,我們就遍地巡診”。專家們兵分三路,第一小分隊由組長鐘貴陵帶隊在塌方現場利用考斯特軍車開設心理干預站,重點關注現場情緒高度激動的失聯者家屬;由專家組副組長施文興帶領第二小分隊赴麗水市殯儀館,深入遇難者家屬中進行心理撫慰;第三小分隊由海勤療養區副主任劉俊松負責,主要在李氏宗祠災區安置點,開展災民和遇難者家屬心理疏導工作。

因救災封閉的金麗溫高速公路段上,只有來回急駛的各種救援車輛,在裡東村地段,巨大的塌方區、泥濘的救災道路、嘈雜的工程機械聲,這些惡劣的救災環境,給設置在搶險救災現場的杭州療養院心理專家工作站帶來了一定的挑戰。心理諮詢和疏導工作需要相關私密和安靜的環境,但特殊的救災條件下,心理專家組積極想方設方創新心理工作方法。

站在心理支援工作站前的高速路上,可以清楚的看到高架橋下被水淹沒的殘牆斷璧,14日下午,全軍著名心理專家熊波在去挖掘點巡診時發現,一位神情悲苦的老人扒在鐵欄杆上,眼睛死死著盯著塌方區。熊波教授憑直覺這個老人的心靈一定受到了創傷,經過10餘分鐘的交談溝通,熊教授見老人對自己有了一定的信任度,便邀請老人到心理服務站接受放鬆診療。當老人在心理服務站坐定後,熊打開“心理健康管理系統”,點開“創傷應激障礙測試”主頁,對老人進行詳細地訪談式測驗。經過20餘分鐘的關鍵字測定,熊教授瞭解到,這位叫李伍昌的老人現年66歲,是這次災難的倖存者,事發當晚,其老伴和兩個孫女剛好到市區女兒家過週末,也倖免於難。李老伯有兩兒一女,6年前大兒子因車禍去世,留下一對子女由其撫養,為此家庭負擔較重。由這次災難損失了全部家產,聯想到其兄弟和大兒子相繼不幸去世,越想越感到自己命運多舛,頓時失去了生活的信心。

根據李老伯的“心理創傷重複體驗”的症狀,熊教授利用可擕式音樂治療儀,播放適合老人年齡段的經典正能量曲目,使老人在潛移默化得到感化,並為其制定了分步治療方案。

提起山體滑坡的那個晚上,陳阿姨似乎還有些“後怕”,那天晚上大概十點多,她和老伴及小孫子已經睡覺,突然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起身一聽,只見滿臉焦急的鄰居李大伯語無倫次在她家窗外大喊:“快跑,快跑,後山、後山塌了…”此時,泥石流已堵住房門,最後陳阿姨與老伴帶著小孫子從窗戶爬了出來,終於逃過一劫。這夢魘般的記憶,使陳阿姨陷入極度焦慮,甚至出現暫時性“失憶”,連起來看望期的親友都不認識了。從13日晚上逃出家,陳阿姨連續三天三夜沒睡覺,一閉上眼睛就感覺腦中山崩地裂。心理專家、直屬院區心理科主任徐慧英在巡診中發現後,發揮性別優勢,與陳阿姨促膝而坐,努力打開流通的對話通道。每天徐主任一到安置點巡診,就去幫陳阿姨照看小孫子,擦臉、餵食、陪玩…照料的很是精細。慢慢地,陳阿姨對徐主任產生的信任感,有時也願意主動交流幾句,徐主任根據其情緒狀況,見縫插針地進行心理疏導、心理暗示,引導陳阿姨消除對未來無助感,樹立生活信心…經過幾天的持續心理撫慰,到1116日下午,陳阿姨的情緒已趨於穩定。

事發地高架橋下,順山而下的排洪渠水流湍急,不時還夾雜著滾落的碎石,這是最靠近塌陷區的地方,雖然早已被攔出了隔離隊,許多痛失親友的人們還是擠在狹窄的救災通道上。天漸漸黑了,山區的溫度也驟然下降,心理專家組副組長施文興和心理專家王磊開始走村竄戶地巡診,行至高架橋下,他們發現一位老大爺背靠橋墩癱坐在地上,當即走上前去詢問情況。原來,這位李姓大爺雖然幸運的被救了出來,但他還念叨著老房的舊物,久久不願離去,一閉上眼睛滿腦都是房屋倒塌的場景,不跟人交流,卻長時間自言自語。王醫生左手緊緊握住李大爺的右手,與大爺充分交流後,與其商量用心理干擾療法為舒緩情緒。只見王磊醫生伸出右手無名指和中指,像汽車雨刮器一樣,來回在李大爺眼前揮動,並不時提醒其緊盯手指揮動方向,幾分鐘後,李大爺感覺心情平復許多。征得李大爺同意,他們將其送往了災民安置地休息,而王醫生運用方法是國外流行的“EMDR”心理療法。

當天1911分,心理專家錢忠立在麗水市殯儀館已經對3批家屬心理干預,正當他忙活了一下午,準備簡單吃點已經涼透的盒飯時,又一輛載著遇難家屬的汽車駛進了大門。錢醫生趕忙放下筷子,走出屋外迎了上去,親切地與遇難家屬攀談,使用各種方法分散和緩解他們的悲傷情緒。剛來的這位年輕夫婦,兩歲的兒子和年邁的父母都在這次山體滑坡中遇難了,暫態失去多位親人的打擊,使兩位年輕人似“一夜白頭”,顯得面像滄桑而憔悴。錢醫生決定對夫妻二人進行訪談,運用應急心理干預手段幫助年輕夫婦重燃生活信心。隨後,錢醫生對他們進行了長達兩個小時的心理“療傷”,使幾近絕望的年輕夫婦重新找回了生活的勇氣。

當晚2130分,擠滿轉移群眾的李家祠堂裡鼾聲漸起,但微弱的燈光裡仍有一些救援人員進進出出忙碌著。睡在心理支援專家組諮詢點旁的一個小男孩突然在睡夢中驚醒,驚恐地大哭起來。正坐在小朋友旁一米開外值班的南京軍區杭州療養院心理諮詢師葛雯,忙上前安撫小朋友。小男孩的奶奶陳阿姨告訴葛醫生,他們一家三口是從鬼門關撿的命,13日晚上山體滑坡時,她與老頭子聽到外面發洪水一樣嘩嘩的聲音,趕忙起床查看,然後從窗戶逃了出來,而就住在他們家隔壁的一家不幸遇難了,這其中就有他們家孫子小錫兢的同班同學,所以剛才小男孩才做惡夢了。瞭解情況後,葛醫生打開多媒體生物回饋儀,為小錫兢戴上耳機,隨著一陣悅耳的音樂響起,一個個形態各異的彩色立體圖標閃爍而出,小男孩好奇地點開藍色的水晶圖示,一部構圖精美的主題動畫片便隨即播放,隨著劇情的深入和背景音樂的不斷切換,小男孩臉色慢慢由驚恐變得平靜,不一會兒又重新躺倒在了陳阿姨懷中,熟睡的小臉洋溢著紅撲撲的笑容。

夜已深,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救援工作一刻沒有停止。晚23點,坐在南京軍區杭州療養院心理輔導車上的吳浩一家依然毫無困意,對面公路下挖掘機已經挖到了他的家原來的房頂處,此時他和妻子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們的父母和6歲的兒子還埋在如山的土方下,是生是死未可知。焦急中,28歲的小吳用拳頭敲擊著車身,面對生死未卜的親人,他深感生命的無力。心理專家、南京軍區杭州療養院直屬院區心理科主任徐慧英,坐到小吳夫婦身邊,細聲安撫:“災難無法改變,但我們要坦然面對,也許他們都還活著呢,堅強點,相信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在救援挖掘現場,這樣的安撫和陪伴徐主任要與同事們輪班倒,一刻也不能離開輔導站。

災後24小時,是救援的黃金時段,也是受災親屬最難熬的時間。心理支援分隊專家們主動嵌入災區每一個點位,做到有災民的地方就有心理專家的真誠陪伴,用優質的心理服務為災區播灑一片心靈陽光。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香港「文匯報」浙江頻道

Copyright © 香港文匯報浙江頻道 All Rights Reserved